第9章 要(1 / 2)

徐岁宁也是被陈律的话,说得满脸通红。

其实陈律说的很对,徐岁宁确实有点"母凭子贵"的想法。她在来的路上就想过了,陈律的孩子,陈家不会不要。就算陈律不帮自己,她也可以靠孩子来压姜泽一头。

哪怕那得在很久以后才能实现也没有关系,她等得起。

但徐岁宁千算万算,也没有想到张喻居然有朋友认识陈律。在陈律眼皮子底下,孩子肯定留不下来。

"陈医生,要真有了,我也有孩子一半的处置权不是吗?"徐岁宁道。

陈律的眼神锐利的看着她,淡然道:"要是你能保证以后孩子不会争陈家的财产,我自然不会干涉你。"

徐岁宁生孩子,要的可不就是财产么,不然拿什么跟姜泽斗。她答应不了,只能装出一副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。

而陈律只是无动于衷的凉凉的带着压迫感的看着她。

他当时只是想睡她,可没有要给她名分的打算。

徐岁宁勉强淡定说:"陈医生,我没想要你的财产。"

陈律也就不再转弯抹角,道:"你是真可怜,还是装可怜,亦或是出于喜欢还是利益接近我,我还是分的出的。"

徐岁宁身体有点僵硬,只能服软的喊一句他的名字:"陈律。"

他挑眉说:"你装小白兔的手段真不太行,不如先去找其他人练练。"

"我没有。"她否认。

"前段时间,姜泽直接被你一板砖拍进医院,脸上也被你挠得见不得人,小白兔能干出这个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