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7章突发事件,突发战斗(2 / 2)

士匡他愤怒的是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损害,如果这件事情被传出去,说是他士匡连南蛮人都指挥不动,控制不了,别的还好说,若是传到了士燮的耳中去,他以后还有什么面子,还有什么前程可言?

不管从哪方面来讲,士匡都要把这次冲突给压制住,因此当下这才对这两个蛮子头人声色俱厉的喝斥,而且一本正经的说官话,这些南蛮头人还真听不懂,必须用最为粗俗的言语来沟通,让士匡多少都感觉有些别扭和难受,甚至觉得是一种耻辱。

在这样的情绪下,虽然两个南蛮头人跪在阶下,叩头求饶,但是士匡依旧余怒未消,继续大声斥骂,和关门之外南蛮众人的叫骂声相互呼应……

士匡骂得累了,让人先将南蛮头人押下去,并没有立刻和南蛮头人达成什么协议,毕竟士匡觉得,要让这两个南蛮头人长点记性!

关上一天,先消磨消磨脾性,再饿上一晚,明天也就好谈条件了。

这些,都是正常操作。

鬼门关的南门之上,几名交州兵卒抱着长矛,靠着青苔丛生的石墙,一边向下瞄着那些聚集的南蛮人,一边嘀嘀咕咕说着笑话,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
对于这些处于最底层的交州兵卒来说,看到旁人的不幸,才能让他们感觉到快乐。他们看到在他们之下还有南蛮人,所以他们就不是最低等的了,这些南蛮不知天高地厚,先前不给士匡将军面子,现在居然还敢聚众生事,若是不杀几个人来示威,士匡将军的面子要往哪里放?

士匡是不是正儿八经的将军,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士匡要有将军的面子……

看着关隘城门的,应该是有二十人,再加上关门之外还有南蛮人闹事,怎么也应该多安排一些人罢,但是当衣衫残破的南蛮人在夜间开始有些瑟瑟发抖抱团取暖的时候,鬼门关上的兵卒就怎样都提不起什么戒备的心,只剩下嘲笑的意了……

一名交州兵伸着脖子瞄了瞄在石墙之下蜷缩着的南蛮,嗤笑了一声,刚准备将脑袋缩回去,就觉得被什么东西套住了脖子,连惨叫声都被勒住,扯下了石墙,发出沉闷的『咚』的一声。

『上!』张飞一边手持战刀,一边下令道。

张飞几天之前就已经带着兵卒绕过来。

鬼门关之处,山沟深处,不仅是攀爬崎岖的问题,还有荆棘,还有虫蛇,在最低层,腐败的落叶厚的地方甚至能埋人,若是不懂得一些山林之中的诀窍,想要通过这些山沟无疑就是噩梦。即便是张飞等人可以通行,也仅是代表小部队可以走,大军是没有办法走的,毕竟不是人人都有像是贝爷的摄影师一样的本领。

因为绕过来的人数并不多,所以张飞一直在想着如何要攻下这个关隘,结果就碰上了士匡和南蛮之间的事情……

一个山地兵将飞索套上石墙,像是猿猴一样爬了上去,然后又丢下了两三条的绳索,便是又有更多的兵卒爬了上去,而在城墙之下的南蛮人也有些发现了张飞等人的动作,有些睁大眼傻呆呆的看着,还有些直接站了起来,手舞足蹈的发出他们特有的呼喝声,也不知道是示警还是为了吸引城中交州兵的注意力。

张飞选择的地方是靠近山体的城墙角落,在山地兵卒攀爬上了关隘之后,便开始向城门摸去,在夜色之就像是山间的狸猫,动作迅捷又悄然无声。

几名正在值守的交州兵卒,正在城门洞当中扒拉着门缝向外看。

『你看这些傻子,又在叫唤着什么?』

『不知道……是不是又发癫了?』

城门外,这群南蛮原先是因为士匡不公,还带走了他们的头领,所以才聚集起来,至于什么要杀进城来的豪言壮语,也大多数话赶话而已,因此交州兵都不把这些南蛮人当一回事,躲在厚实的城墙和城门后面,自然安全无比,看着又蹦又跳的蛮子发笑,哪里注意到身后摸来了人。

张飞带着人摸了上去,二话不说,举刀就砍,交州兵卒猝不及防,一下子被砍到几个,他们惨叫起来,拿起武器,拼命反击。可是仓促之下,他们哪里是张飞的对手,转眼之间就被砍杀了个精光。

『拉开门闩!打开城门!』张飞一面查看着城中的反应,一边下令道。

鬼门关的南城门是传统的老式样城门,每扇城门有上下两个门闩,分别用粗大的木桩卡在了城门边上的石槽内,对于不懂得怎样开启的人来说,自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,但是对于张飞等人来说,却很简单。

在关隘当中的交州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张飞等人就已经打开了城门,许久没有润滑保养过得门轴,在黑夜之中发出吱吱呀呀的摩擦声……

南蛮人已经站在了城门前,诧异的互相看看,一时有些手足无措。他们是想攻进城来,不过他们谁也没指望真能攻进城来。他们没有攻城器械,想要凭血肉之躯撞开城门未免有些异想天开,也正因为如此,他们才一直在城外叫嚷,却没有发展到真正攻城的地步。

可是忽然有人替他们爬上了城墙,还打开了城门,让他们多少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张飞丢出了几把原本是交州兵的刀枪,一边用手臂招呼着示意,一边嘀咕『这群傻子他娘的愣着干什么?』

虽然说张飞也不懂南蛮语言,但是肢体上的语言是相通的,便有一个南蛮人跳将出来,捡起了一把战刀,高高举起,嗷的一声喊了一句什么,便是有十几个南蛮人也一同大喊起来,大呼小叫的冲进了城门。

见有人带头,其余的南蛮人也是争先恐后的冲了进来,嗷啦唔哈的乱喊,城中顿时大乱。

鬼门关关隘之内的面积并不大,半山腰上的官邸也很明显,南蛮人冲进城中之后也就疯狂和关隘之中的交州兵搏杀起来,士匡也被惊动了,在护卫的保护之下愤怒得脸都有些扭曲了,『杀!杀光这些该死的臭虫!』

交州兵开始汇集起来,在街道当中和南蛮人搏杀起来,双方喊声震天,一时之间僵持不下。

如果说仅仅只有南蛮人作乱,在交州兵度过了最初的慌乱期之后,在装备的差距之下,士匡就会慢慢的占据上风,最终将骚乱平定,但是很遗憾,他没有注意到张飞等人翻过了低矮的房屋,从另外一边绕了过来,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逼近了士匡等人二十步之内!

士匡吓得大叫,指挥着身边的护卫上前拦截。

可惜,即便是士匡的护卫,也不是张飞等人的对手。张飞在手下的配合中,三下两下就将士匡护卫砍翻在地,然后几步窜到了士匡面前,当头一刀砍去!

士匡奋力举起长剑格挡,『噹』的一声,长剑直接脱手飞出!还没等士匡惊叫出声,张飞手中战刀再次一闪,便是带起了一蓬血雨!

士匡人头高高飞起,在空中飞旋的时候还尤自睁大了双眼,满脸的惊恐和不能置信。

电光火石之间,士匡就死了。

『投降不杀!』张飞举起士匡的脑袋大喊,『某乃大汉交州刺史刘使君麾下!讨伐谋逆!只诛杀首恶,胁从可免死!』

张飞爆嗓门,顿时声震四野。

后面一些的士匡护卫都傻了,连带着其余的交州兵也不知所措,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……

这怎么可能?

南蛮人也跟着张飞一同大喊,喊的是一些什么,就不知道了。虽然他们不清楚张飞等人的身份,但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概念,多少还是有一些的,见到有人帮忙,自然是觉得亲近,又见到了张飞等人的武勇,更是佩服不已,于是乎簇拥在张飞左右,嗷嗷的叫着,击溃了交州兵最后的士气。

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,来得突然,结束得更是突兀,绝大多数交州兵还没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,就已经面对失败了。他们莫名其妙,一头雾水,不知道这些南蛮是怎么杀进城的,而一向牛皮哄哄,显得武勇非凡的士匡,又怎么会被人砍了脑袋?

更让交州兵不解的是,不是才听说刘备等人出兵么,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这里?

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://m.xcmxsw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